听李德福说种果(脱贫故事)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1-23 05:53

  果子山有两个“最”:我国芒果种植的最北端、最高点。种芒果的难度可想而知,那这芒果咋长出来的呢?

  

  果子山20多年前其实没有果子,是一片荒坡和低产林,现如今却是云南省华坪县晚熟芒果最大的种植基地。刚结束的2018年收获季,华坪县芒果产值突破10亿元。

  农欣芒果合作社理事长李德福和记者聊起了他的种果经——

  “我1994年拍得100亩荒山,1995年挖坑,1996年就种下第一批芒果树苗。通常芒果树4到5年能结果,我的却迟迟没有,人家笑话我家种的是‘公树’‘风景树’,啥原因?我们这里不是海南、广西和西双版纳,老品种像马切苏,在果子山就不适应,要进行品种改良。搞嫁接,我初中勉强念完,哪懂这个!2001年,嫁接时点没掌握好,一场大风,2000多株芒果树全倒了,活下来的百株不到。心疼哩!

  “最难的时候,县里出资10万元购买苗木,帮我们渡过难关,农技专家手把手地教。2003年,凯特、圣心和红象牙新品种终于嫁接成功,2004年,总算见着钱了——6万元。原本想这样就走顺了——翻过年,3月间的一场倒春寒,将花苞和幼果大部分冻死了,这真是将人急傻眼哩!媳妇在一边呜呜直哭。

  “要说,还得靠科技。县上的专家一到,就琢磨出一套控花的技术来,简单、易学,用上就管事。2006年,我家的芒果大丰收,当年收入大翻身。华坪的芒果,有‘南方的热量,北方的光照’,果子品质好,加上我们熟得晚,避开与其他地方的一起上市,卖得好。

  “2008年,新的麻烦又来了,芒果害上了蓟马病,小黑虫四处飞,幼果皮破水流,长成了‘疤痕果’,卖相有多难瞧就多难瞧!对付病虫害,以前我们也打药,时间一长,弄得地里的蚯蚓都见不着了,不自然不生态了。专家们教我们用上粘胶板、杀虫灯,渡过了难关。

  “到外边学习,我又开了点窍,回来办起了养牛场,牛粪在沼气池发酵,产生的沼液作为肥料喷洒芒果树,而果林下的青草,以前是用除草剂清除的,现在都送去养牛场作饲料。从那以后芒果产量都稳定在20万斤左右,收入也一年比一年高,今年产量达30万斤,收入110万元。专家说我这叫循环有机种养模式。”

  李德福聊得兴趣盎然,头头是道。他所在的龙头村,其实当年是个贫困村,种芒果让村子早已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1月24日 10 版)

(责编:马昌、袁勃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